深圳会计网 - 轻松从此开始!

深圳会计网(www.szacc.com)深圳会计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会计资讯 > 审计资讯 >

审计业务之争:内资所百单 不敌外资一单

时间:2018-09-16 11:33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李慧敏 点击:
核心提示:2017年度审计费用超过1亿元的金融机构有5家,均被四大瓜分。 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设银行)更换审计机构,成为一个颇受瞩目的事件。因其费用巨大、审计机构沿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有自媒体抛出1.4亿审计费用,肉都被四大吃了,国
核心提示:2017年度审计费用超过1亿元的金融机构有5家,均被“四大”“瓜分”。
 
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设银行”)更换审计机构,成为一个颇受瞩目的事件。因其费用巨大、审计机构沿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有自媒体抛出“1.4亿审计费用,肉都被‘四大’吃了,国内‘八大’还有汤喝吗”的话题,着实引发了行业内外的一番口水。
 
近日,建设银行公告称,聘用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安永华明”)作为2019年度的国内会计师事务所,聘用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安永”)为境外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费用合计约为1.4亿元。建设银行2017年的审计机构为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普华永道”),审计费用约为1.37亿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国内顶尖金融机构的审计业务,是收费最高的项目,全部聘用“四大”作为审计机构的状态持续多年。2017年度审计费用超过1亿元的金融机构有5家,均被“四大”“瓜分”。不仅如此,国内上市公司排名前20的客户中,有19家系“四大”承接。
 
业内人士表示,多年来,中国优质的客户资源、高端的业务项目大多被“四大”所承接,折射出我国审计客户对国内品牌会计师事务所信心不足的尴尬状态。毋庸置疑,“四大”长期以来形成的品牌效应非常强大,市场认可度和无形资产价值很高。但是也应该看到,内资所在短短30年内取得了巨大发展和进步,相当一部分大所已经具备承接大型客户复杂审计工作的能力。业内呼吁相关机构能够给予内资所参与、展示的机会,不要将内资所拒之门外。
 
也有声音显示,目前我国的内资所学习“四大”,往往仅是形似而神不似,在“拉郎配”式的合并浪潮下,内资所的收入和人员规模突飞猛进,但往往是“虚胖”大而不强,短期内对“四大”形成实质上的追赶甚至超越还不现实,内资所做优做强任重道远。
 
“四大”指国际最大的4家会计师事务所,包括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普华永道”)、安永、德勤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毕马威”)。上述4家会计师事务所在中国境内的注册机构简称分别为普华永道、安永华明、德勤华永和毕马威。
 
《中国经营报》分别致电“四大”中国所,普华永道、德勤华永均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请求,表示不方便就此话题发表观点;毕马威电话未能接通;安永华明相关负责人出差中。
 
“四大”承包“最肥”客户
 
这一次,普华永道被安永替换。
 
日前,建设银行发布关于更换审计机构的董事会决议公告,该行2019年度境内外公司的审计工作均委托“四大”之一的安永。建设银行本行及境内子公司2019年度国内会计师事务所为安永华明,本行及境外子公司2019年度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为安永。
 
审计费用合计约为人民币1.4亿元(含内控审计费用)。建设银行2017年审计机构为普华永道,当时审计费合计为1.37亿元人民币。
 
国内“八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某匿名合伙人认为,在目前国内国际如此复杂的经济背景下,不可预知风险增大,加之建设银行有如此大规模和体量,作为一个专业的审计机构,以其专业的能力为企业提供很好的服务,境内外审计工作合计收费1.4亿元,并不是一个很高的数字,更谈不上所谓的“天价”。
 
“八大”指国内最大的8家会计师事务所,包括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立信”)、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瑞华”)、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天健”)、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信永中和”)、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大华”)、大信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大信”)、致同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致同”)、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天职国际”)。
 
但国内顶级金融机构和大型上市公司业务,被业内称为“最肥”项目,自然也是被所有会计师事务所觊觎的最大“蛋糕”。但多年来,一直被“四大”所承包,内资所历来无缘染指。
 
以2017年为例。Wind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审计费用最高的客户,排在前5位的均为金融机构,分别是中国银行2.15亿元,安永华明审计;建设银行1.37亿元,普华永道审计;工商银行1.36亿元,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毕马威华振”)审计;农业银行1.223亿元、中国平安1.03亿元,均由普华永道提供审计。
 
审计费用排在5~10位的华能国际6416万元,毕马威华振审计;中国人寿5861万元,安永华明审计;中国石化5158万元,普华永道审计;中国石油4400万元,毕马威华振审计;交通银行4280万元,普华永道审计。
 
在大型上市公司业务的竞争中,内资所亦收获甚微。
 
Wind数据显示,排名上市公司前20大客户中,前19家由“四大”承接,第20家中国电建,由国内中天运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中天运”)承接。
 
中天运并未跻身国内“八大”,而“八大”所最大的客户是立信的上海建工,在上市公司排名第23位,审计费用1523万元。
 
其他“七大”的国内上市公司最大客户不仅排名落差很大,所收取的审计费用落差更为明显。
 
公开信息显示,瑞华审计的大唐发电,排名第28位,费用为1398万元;天健审计的苏垦农发排名34位,费用1177万元;信永中和审计的招商蛇口,排名68位,费用679万元;大华审计的TCL集团,排名130位,费用388万元;大信审计的启迪桑德,排名150,费用350万元;致同审计的*ST油服排名42位,费用960万元;天职国际审计的中远海发排名83位,费用555万元。
 
“四大”一单大于“八大”百单
 
从审计单价来分析,国内“八大”更无优势。
 
公开数据显示,我国A股3539家上市公司2017年度年报审计费用合计54.2亿元,平均每家上市公司审计费用155万元。
 
“四大”2017年度上市公司客户222家、审计费用合计19.13亿元,市场占有率35%,平均每家862万元;“八大”2017年度上市公司客户2202家、审计费用合计24.24亿元,市场占有率45%,平均每家110万元。
 
2017年度审计费用最高的一单是中国银行,安永华明审计费用是2.15亿元。国内第一大内资会计所立信,2017年度审计了583家上市公司,共收取审计费用6.87亿元,平均每家上市公司客户收费119万元。如此计算,“四大”一单收费大于国内“八大”100单的说法并不为过。
 
资深注册会计师刘志耕认为,目前,内资所排名靠前的事务所的总收入规模看起来很大,但如果做“平均”,就明显落后于“四大”,这说明内资所在客户心目中的价值并不很高。
 
前述匿名合伙人表示,相较于其他行业,金融领域的国际化程度以及跟国际接轨程度更充分,所以国内的金融机构引进外部审计机构的时候,也愿意引进有更丰富的国际经验和国际化的视野的审计机构为其服务,这是现实需求,可以理解。
 
“中石油、中石化等企业,大多涉及到中国香港、美国以及中国内地三地上市,由于国际资本市场包括国际投资者,对于中国本土事务所的了解不多,印象不深,所以这些三地上市的企业更多选择‘四大’来审计。”该人士表示,实际上,目前整个格局已有改变,比如H股板块,近些年国内所的参与已经相当多了。
 
“与‘四大’相比,内资所开展审计工作的的难度大,收费低也有其现实原因。”刘志耕表示,内资所的客户群体相对于“四大”的客户要小得多,不仅规范程度低,而且要求主动规范的欲望也低,真正愿意接受审计规范,愿意主动按标准足额支付事务所费用的企业并不是很多;同时能够让事务所按照审计准则全面规范开展审计工作、积极主动配合事务所审计工作的客户也不多。
 
压价、造假和内耗
 
在顶端客户的竞争方面没有竞争力,原因何在?
 
“目前,在中国市场上的会计师事务所,从总收入规模来讲,以前‘四大’排前四名的状态已经打破,排名第一的已经是内资所。”刘志耕认为,尽管如此,“四大”在境外市场经济国家经过多年发展和磨炼,其职业规范、职业操守、执业技能、内部管理、质量控制、内控评价、企业文化、人才培养、激励机制等,较内资所均有明显的优势,长期以来形成的品牌效应非常强大,市场认可度和无形资产价值很高,内资所短期内应该较难追赶和超越。这是主要原因之一。
 
其次,内资所学习“四大”往往“形似而神不似”,自身还伴有一些不良习惯,如压价竞争、偷工减料、弄虚作假、内耗严重等问题,不仅增加了很多障碍,而且延误了内资所追赶外资所的步伐。
 
刘志耕认为,第三个原因是近些年内资所急功近利、急于求成,兴起“拉郎配”式的合并潮,合并后的内资所收入和人员规模突飞猛进,但实际上是大而不强,没有真正形成品牌合力。
 
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执行总裁乔久华认为,同样的项目审计,国内品牌会计师事务所的质量不一定比“四大”差,之所以“同质不同价、同质不同市”,是由于很多国内品牌会计师事务所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还不够响,缺少深入人心的品牌文化,很难得到客户的认可。因此必须加快从项目审计向专业品牌审计转变。
 
“‘四大’的发展历史、过往的积累,国内所对其的赶超绝非简简单单一蹴而就的事情。国内事务所的发展仅仅二三十年的时间,实现与‘四大’并驾齐驱,仍需要一个过程。”签署匿名合伙人表示。
 
“当然也要看到,国内的事务所近些年快速发展进步,有的所已经具备了承担大型客户复杂审计工作的能力,呼吁国内的‘大块头’企业,不要直接将内资所拒之于门外。”乔久华直言不讳,要给内资所一定的信任,给其参与平等竞争、展示能力的机会。
 
“从推动国内的注册会计行业发展的角度来讲,建议我们主管部门也考虑,是不是可以支持国内所逐步来参与顶端市场,为国家经济发展提供更好服务的同时,也让更多国际投资者逐步了解认识中国国内的事务所的专业能力。”前述匿名合伙人希望相关主管部门在政策上或行动上给予引导和支持。
(责任编辑:szacc)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